解教学员给肖老师的一封信

发布时间: 2005-09-21

肖老师:

    你好!

    那天解教时,是你送我到大门外,并一再嘱咐我回家后一定给你写信来。已经这么多天了,你一定在担心我是否回家?让你挂念,很对不起。

    现在我说说回家的经历;我是3月19日解教,26号才到家,还有7天的时间到哪里去了呢?那天从少教所出来,回家的路费不够,我在街上走了一天,到了晚上,我想到,原来在所里认识的一个老乡住在白云区,我打电话到他家里,他妈妈接电话说他回老家梅州去了。我想,没有希望了,只好来到广州汽车东站,去梅州的车费是60多元,可惜我只有20多元了。我只好在候车厅里待着,只有一个念头,看能不能闯上车回家,可是,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。后来,来了一个约20多岁的年轻人,戴着一副眼镜,看起来很斯文的,走到我身边说:“小弟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有气无力地说:“想回家。”

   “想回家,就回家啰,还等什么?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有钱回家。”

   “没钱肯定回不了家,不如跟我走。”他说。

   “去哪里?”

   “去我的出租屋。”

    这时,我的脑子很清醒,跟他走肯定没好事,但我还是跟了他去混饭吃。

    在那里歇了两天,到了第三天,他带我上街了,可是,我真的不想抢,我看到有人拿着手机,戴着金项链、金耳环,我心里在对他们说:“你们快走吧,快把手机、项链藏起来,我不想抢你们的。我跟他们走了两天,一次都没有下手。第三天,他就揍我,打我,踩我,我忍着痛说,下次一定去抢。第四天,他带我到天河区广园菜场去抢,叫我跟着一位戴金链的小姐,我便乘机逃走。我担心他们会把我抓回来,就打了110报警。接电话的说要我找本地的警察。我找到了广园派出所。有一位警察要我去找广州市收容所。我走路找到了收容所,在收容所里待了两天,他们就送我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我才知道19号那天,妈妈在家乡的汽车站等了我一天。

    肖老师,很对不起你,我很傻、很笨,让你担心了。你可以寄几本你写的书给我吗?告诉我应该怎样做个好人。

    谢谢老师!

    祝身体健康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的学生陈某某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3年3月22日

(注:肖老师是一位来所义务帮教的作家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