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妈妈

发布时间: 2005-09-21

    去年,我离开学校,去温州一个鞋厂做工。当时,我的心情就像脱了僵的野马非常兴奋。可是不久,一个老乡告诉我说,我的父母吵架,妈妈带着妹妹离家出走几个月了,最近爸爸也不辞而别。我听了这个消息后,第二天就辞去了工作,决定回家找妈妈。

    我从温州赶到家后,大门紧锁,奶奶已经住到三叔家去了。我听说妈妈可能去了荆门市中天集团百科药业做工。我立即坐车到了荆门,找到了中天集团、百科药业。保安不让我进去,只能在大门外等待。我等待着妈妈从工厂里走出来,上午、下午、上班、下班,多人出出进进,就是没有妈妈。我想妈妈是不是加班,一直等到深夜,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厂门,去寻找睡觉的地方。我走到一座桥下面,倒在草地上就睡着了。半夜里天气很冷,我起来捡了一些稻草,燃烧取暖。第二天早上,发现自己熏得像个非洲黑人。在水沟里洗洗脸,又到厂门口去了,就这样,我在中天集团守候了一个星期,始终没有看到妈妈影子。

    我手头只有几元钱了,我来到了荆门车站,准备返回温州。我用这几元钱买了一站路的车票。火车到达汉口时,我和另外一个小孩被乘务员抓住了。 乘务员把我们关到一个屋子里。第二天早上天还没大亮,我们被带到汉口车站。车道停着汉口—温州的火车,我心里暗自高兴,正好可以回工厂。可是,他带我们上火车占位子,为他向乘客骗钱。后来他还发给我们一个小镊子,半夜里去偷乘客的钱包。后来我才发现,两个乘务员养了八个这样的人。

    在一个下着雨的夜晚,我们七八个人准备“开工”的车次还没来。我在思考着如何逃走,正好广播里喊到广州的旅客准备上车,我装着去撒尿,溜到了火车上。紧接着那七个同伴上车找我,我焦急地趴到椅子下,这样才逃到广州。

    在广州火车站再次落到坏人的手里,因抢夺将在少教所度过一年。不过,我感谢警察救了我。

    (注:杨某现在温州某鞋厂做工,还是没有找到妈妈。)